首頁 環境時評人與自然最新動態焦點追蹤法律法規環境評價環保產業國內新聞國際新聞環境知識

環保活動

您的位置:中國環境觀察網 > 環保活動 > 文章

環保限制下加拿大油砂行業前途未卜

來源:網絡整理 人氣:次瀏覽 發布時間:2019-12-11

  加拿大的原油儲量位居世界第三,但絕大部分是以油砂形式存在,而油砂屬于非常規油氣,開采起來工序復雜,耗費人力、物力。另外,由于加拿大對油砂行業的重重限制,油砂產量難以大幅提升。加拿大的油砂是對美國輕質頁巖油的優質互補,在美國對委內瑞拉實施制裁后,美國墨西哥灣沿岸煉廠損失了約50萬桶/日的重油進口,由于來自加拿大與墨西哥的供應無法擴產彌補缺口,墨西哥灣重油從對輕質油折價轉成溢價。

  環保監管壓力增大

  油砂也稱焦油砂、原油瀝青或者瀝青沙,一般以散沙或者部分固結的砂巖形式存在,是一種包含了天然砂、黏土與水的混合物,內部充滿了極黏與致密的原油。原油瀝青是一種黏稠的原油,由于太厚與太黏,除非加熱或者用輕質烴(如輕質油或者凝析油)稀釋,否則不會流動。原油瀝青的API一般小于10,密度比水大。

  委內瑞拉的奧里諾科重油帶與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的油砂使委內瑞拉與加拿大的原油儲量超過美國。截至2018年年底,世界探明原油儲量1.672萬億桶,委內瑞拉儲量位居第一,占比18%;沙特阿拉伯位居第二,占比16%;加拿大位居世界第三,占比10%,其中96%是油砂。

  油砂碳排放量比常規原油生產方法高,因此加拿大政府對阿爾伯塔省的油砂行業征收碳稅。阿薩巴斯卡油砂(Athabasca oi lsands)含有阿爾伯塔省原油瀝青儲量的80%左右。原油瀝青上幾乎沒有覆蓋層,可以通過露天采礦方式提取。另一種主要開采技術是蒸汽輔助與重力引流(SAGD)。

  根據加拿大阿爾伯塔省委托加拿大雅各布工程集團進行的研究,油砂設施的碳排放量比常規原油高12%。油砂占加拿大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11%,占全球總排放量的0.1%。加拿大根據每個油砂設施的歷史排放量收取特定氣體排放物法規(Specified Gas Emitter Regulation,SGER)的碳稅,而不管作業強度或者效率(例如生產一桶原油的碳排放量)。

  阿爾伯塔省是產油大省

  從2006年以來,全球油砂產量總體上一直在增長,在2018年達到了291萬桶/日的峰值。開來油砂產量占2018年加拿大原油產量的64%。油砂前期成本較大,但運營成本很低。從油砂中提取瀝青的方法主要有兩種:the mining method(采礦法)與the insitu method(原位法)。采礦法在75米或者更淺的地層中使用,原位法可以用于深度超過75米的地層。而蒸汽輔助與重力引流的方法具有很高的采油率,可以回收多達60%的原油,并且具有很高的經濟性,適用的油砂地區非常廣泛。

  迄今為止,油砂行業的資本投資是3130億美元,其中2018年是104億美元。加拿大原油產量最大的5家公司是Suncor、Canadian Natural Resources Limited、Imperial Oil和Husky and Cenovus。Suncor在2019年二季度的報告中顯示其油砂現金運營成本平均是27.80美元/桶,2018年二季度現金運營成本平均是28.65美元/桶。使用原位法運營的Fort Hills現金運營成本,2019年前6個月平均為22.50美元/桶,2018年同期為28.55美元/桶;2019年二季度產量是89.3千當量桶/日,2018年同期是70.9千當量桶/日。

  油砂是長期投資,關閉油砂項目成本很高。在2016年油價處于底部的時候,西加拿大標準重質原油(WCS)價格低到20美元/桶以下,很多油砂項目處于虧損狀態,但這些油砂項目設計運行時間是30—40年,可以承受原油價格的波動。關閉現有油砂項目的成本預計在5億—10億美元,這可能超過了生產商短期內遭受的經營虧損。所以,盡管一些新項目在2016年上線,更多的項目被推遲上線直至油價上漲。一些生產商在WCS價格低點時可能會選擇推遲維護或者允許自然產量下降來減少產量,油砂生產小于10萬桶/日的中型生產商成本價格在50美元/桶左右。

  原油產量超過消費量

  加拿大生產的原油超過了消費量,因此加拿大是重要的原油凈出口國。2018年,加拿大是美國最大的國際原油供應國,占美國原油進口總量的48%。加拿大在2018年向美國出口了350萬桶/日的原油,占加拿大原油出口的96%。加拿大原油出口從2010年以來一直在增長,2018年達到370萬桶/日。2006年加拿大進口原油在90萬桶/日,在2006年至2014年,原油進口量不斷下降,中間有兩年的小幅上升,隨之繼續下降至2017年的68萬桶/日與2018年的63萬桶/日。美國中西部的煉廠將來自加拿大的重油與巴肯等頁巖盆地生產的輕質油混合,生產原油精煉產品。

  地理位置是影響煉廠收入的關鍵因素,因為煉廠位置與當地的供應、需求平衡以及相關的物流交付成本有關。從煉廠的利潤角度看,最理想的情況是煉廠位于內陸地區,靠近大型原油供應地,同時當地煉廠供應不足以滿足當地需求,這樣煉廠能夠獲得低成本的原油,同時不需要為了向國際市場出售而支付到海岸的運費。同時,煉廠產品的出廠價格反映的是國際價格與沿海地區到本地市場交付的成本。這種位置優勢使加拿大西部與美國中西部的煉廠成為全球單位收益最高的煉廠。但是規模與位置存在直接沖突。內陸市場限制了任何新投資的規模,如果精煉產品供應超出當地需求,煉廠需要支付將多余貨物運到海岸以出口到國際市場的多余物流成本。本地價格溢價轉變成必須額外承擔的物流成本。

  美國中西部一直是加拿大原油的理想客戶,中西部距離加拿大產油區更近,附近沒有主要原油生產商或者進口碼頭。加拿大最大的原油管道運營商Enbridge擴建了大部分基礎設施,通過廣泛的Mainline管道網絡提供服務。現在加拿大占美國中西部外國原油進口量的99%,美國中西部60%以上的煉廠原油投入是加拿大原油,幾乎沒有加拿大原油出口增長的空間。美國墨西哥灣沿岸(USGC)是世界上最大的煉油中心,也是世界上尼爾森系數最高的煉廠地區。USGC煉廠投入在1000萬桶/日左右,約占世界原油供應的10%。尼爾森系數高的煉廠具有更高的復雜度,煉廠具有額外的裂化、焦化與加氫處理能力,能夠生產更多高附加值的最終產品,如低硫柴油、汽油與噴氣燃料。重質高硫原油與輕質原油相比,需要更加復雜的煉廠進行處理,復雜度比較低的煉廠處理重質原油的利潤很低。更高復雜度的煉廠愿意為“低質量”的原油支付更高的價格,而且最終產品的利潤依然可觀。

  美國墨西哥灣沿岸歷史上更多的依賴從委內瑞拉、墨西哥與哥倫比亞進口重油。隨著委內瑞拉被美國禁運、墨西哥的原油產量下降,USGC一直努力從加拿大進口重油。隨著美國頁巖革命的興起,美國生產的原油變得越來越輕,在美國墨西哥灣煉廠投入需要的重油等級與美國國內的輕油等級間形成了嚴重的不匹配。美國墨西哥灣沿岸的煉廠通過出口美國國內生產的輕質原油,新建煉廠轉向使用輕質油,以及尋找委內瑞拉與墨西哥重油原油的替代來糾正不平衡,因此加拿大原油大量進入墨西哥灣市場。

  管道建設一再推遲使外運能力受制

  加拿大擁有84萬公里的運往加拿大國內與美國煉廠的原油運輸管道。2018年從加拿大中西部輸出的原油管道產能大約是390萬桶/日。向西輸出的只有Trans Mountain跨山線,蒙特利爾以東沒有任何管道。Enbridge運營的從加拿大阿爾伯塔省到安大略省和美國中西部的Mainline管道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和原油產品管道系統,管道產能約為285萬桶/日。

  建設輸送原油與天然氣的管道是一項高投入的投資,也是一個巨大的爭議源,會引起環保主義者(需要用可再生能源的投資進行替代)與工業界(建造速度不夠快,無法跟上供應量)的抱怨。除此之外,受影響的社區的關注與在原住民土地上獲得原住民的真正同意的復雜過程也會阻止管道的建設。

  原油生產商與阿爾伯塔省政府將2018年年底WCS大幅折價歸因于缺乏管道能力。他們堅持認為,如果聯邦政府推動建造至少5個擬議管道中的一個,WCS折價的問題就可以避免。但最有希望的3個擬議管道——Trans Mountain,Keystone XL與Enbridge Line 3,由于政府與司法審查而延遲,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將來被允許建造。

  通往太平洋(601099,股吧)與亞洲市場的Trans Mountain跨山線一再推遲。從1953年開始運行的Trans Mountain Pipeline System,始于阿爾伯塔省,終止于不列顛哥倫比亞省西海岸,是北美唯一通往西海岸的管道,管道系統跨越了大約1150公里,沿管道的23個泵站保持管道流量大約是30萬桶/日。始發地埃德蒙頓終端(Edmonton Terminal)將來自阿爾伯塔省各地的產品運入跨山線,35個儲罐提供了大約800萬桶的容量。終端Westridge Marine Terminal位于溫哥華大都會港內,最大允許通過50萬桶的Aframax型號的油輪,一般美國至亞洲航線的油輪都是200萬桶的VLCC油輪。使用Aframax型油輪會提高海運成本。生產商為了使用更大尺寸的油輪,嘗試將混合著固態物質的油砂以固體形式運輸,避開油輪尺寸的限制。

  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禁止在北部海岸使用運輸大量原油的油輪以保護生態系統,油輪泄漏將嚴重破壞海岸線。與美國墨西哥灣相比,從加拿大溫哥華運輸的原油不需要繞道非洲南部好望角,假設油輪航速平均是16節,休斯頓到上海需要39天半,溫哥華跨越太平洋到上海需要13天左右。2013年,Kinder Morgan計劃將管道產能擴大3倍,從30萬桶/日擴建至89萬桶/日,緩解運輸瓶頸并幫助加拿大原油進入亞洲市場,但擴建遇到非常多的法律問題、抗議與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承諾阻止擴建。之后加拿大政府購買了擴建計劃。但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大部分土地是未割讓領土,大部分土著未與加拿大政府簽約,擴建計劃遇到土著反對,加拿大政府無權在土著的未割讓土地上擴建。另一方面,溫哥華省級與市級政府與Trans Mountain跨山線進行了激烈的對抗,部分原油是跨山線會在布拉德灣(BurrardInlet)結束,并增加運出原油的油輪的運輸量,油輪泄漏將嚴重破壞海岸線。

  通往美國的管道擴建受阻。隨著加拿大生產商尋找新市場,加拿大的出口導向型管道容量擴張,在2014年,管道產能的大幅擴張使加拿大生產商首次能夠有意義的進入美國墨西哥灣沿岸市場。Trans Canada希望在2021年前完成Keystone XL原油管道,但面臨美國的拖延,管道將原油從阿爾伯塔省運輸至內布拉斯加州。Enbridge的Line 3替代計劃將原油從阿爾伯塔省運輸至美國威斯康星州,但面臨明尼蘇達州的反對,管道運載能力大約37萬桶/日。

  強制減產遏制了鐵路運輸

  取代被延誤與取消的管道的一種替代方案是鐵路運輸,這受到了較少的監管。鐵路運輸比管道運輸更具彈性,當有一個強大的市場時,可以增加鐵路列車的數量;當擺脫化石燃料,轉向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時,可以減少列車的數量。

  加拿大外運能力有限,折價擴大。雖然加拿大在美國墨西哥灣沿岸有著充足的銷售市場,但是加拿大通往美國墨西哥灣沿岸的管道容量是有限的,隨著管道上線的不斷延遲,加拿大原油產量在2018年超過了外運能力,阿爾伯塔省日產量超過管道與鐵路運輸能力大約19萬桶/日,原油儲量達到了大約3500萬桶,大約是正常水平的兩倍。加拿大油砂參考價格WCS與美國WTI庫欣之間的價差達到了30—50美元/桶,在2018年10月達到了52美元/桶的峰值。從油砂中提取的重油由于精煉難度大,運輸距離長,一般情況下比WTI低10—15美元/桶。

  阿爾伯塔省限產,折價縮窄,鐵路運輸變得不經濟。阿爾伯塔省在2018年12月2日宣布強制減產,最初減產32.5萬桶/日,占產量的8.7%,以改善存儲情況并縮小WCS與WTI價差。隨著WCS與WTI的價差擴大,使用鐵路運輸的原油運輸量也大量增加,從2018年年初到2018年年末,鐵路運輸量增加1倍以上,從2018年1月的146千桶/日擴大至2018年12月的354千桶/日。而隨著阿爾伯塔省限產,WCS與WTI的價差縮窄,用鐵路將原油出口到美國墨西哥灣沿岸變得不經濟。鐵路出口從2019年1月的325千桶/日下降了48%,到2019年3月是168千桶/日。阿爾伯塔省的原油庫存3月增加了22.1萬桶,繼續觸及3500萬桶的庫存,僅比1月4日的歷史高點低了200萬桶。

  管道運輸的成本是5—13美元/桶,鐵路運輸的成本在12—20美元/桶。為了使鐵路運輸變得經濟,WCS與WTI的價差要在15美元左右。阿爾伯塔省的減產直接縮窄了價差,破壞了鐵路運輸經濟性的同時,由于阿爾伯塔省行政力量介入原油生產,原油生產商不愿簽訂長期的鐵路運輸合同,原油出口受限。阿爾伯塔省破壞了貿易商等對加拿大重質原油市場的信任,由于產量增加與管道運輸能力緊張看空2019年WCS市場的參與者,被阿爾伯塔省的強制減產弄得束手無策,最終損失了“一大筆錢”,因此市場參與者不愿意進行遠期交易。

  展望

  技術進步降低了碳排放與生產成本。2000—2017年,由于技術與效率提高、操作碳排放減少以及油砂瀝青升級成合成原油的占比減少,油砂作業的碳排放強度降低了大約28%。在2011—2016年,加拿大西部已完工的油井數量從超過10000口銳減至不足2150口,2017年增加到4580口,在2018年增加到4685口。單井平均鉆井深度從2003年開始穩定增加,從2003年的平均1202米增加到2018年的2403米。

  阿爾伯塔省開始增加常規原油與頁巖油氣的產量,北美的頁巖資源主要分布在從阿爾伯塔省中部到得克薩斯州南部的條帶中。開發常規油氣不需要額外的碳排放,不需要面對油砂高碳排放帶來的爭議。

  加拿大大選結果對能源部門至關重要。能源與環境是加拿大選舉的關鍵政策領域,并且選舉結果反過來對加拿大的能源部門也至關重要。能源與環境的爭議主要是“加拿大是全球超級原油大國還是應對氣候變化的領導者”,加拿大的大選會決定碳稅、管道審批與環境法規的未來。隨著油砂產量不斷增長,有限的管道產能十分緊張,并且如Trans Mountain、Keystone XL等管道項目的延期使管道產能不足的情況更加惡化,給區域油價帶來了壓力,促使包括荷蘭殼牌、康菲原油等公司出售加拿大原油資產,對加拿大造成了超過300億美元的資本外流。保守黨將自己描繪成原油領域的擁護者,承諾取消特魯多的更嚴格的環境措施,更具環保意識的綠黨則領導了氣候游行,抗議跨山線的建設,阻止原油與天然氣產業的擴張。加拿大大選結果決定其油砂行業是擴張還是收縮。

  

環保限制下加拿大油砂行業前途未卜

    

  圖為加拿大、沙特阿拉伯、委內瑞拉與美國的原油儲量(BP計算的原油儲量)

  

環保限制下加拿大油砂行業前途未卜

    

  圖為加拿大原油產量

  

環保限制下加拿大油砂行業前途未卜

    

  圖為美國原油進口總額(1000桶/日,2018年上半年)

  

環保限制下加拿大油砂行業前途未卜

    

  圖為加拿大WCS與美國WTI庫欣之間的價差

  ?

中國環境觀察網 版權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中國環境觀察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違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京ICP備12003247號-3

捕鱼器怎么使用 河南快赢481视频哪里看 穿越回民国什么东西能够赚钱 腾讯分分彩简单计算法 广东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现在美甲开店赚钱吗 免费电影网站如何赚钱 财神捕鱼官方下载 30选5 玩极速时时彩是骗局吗 速购微信赚钱 南通棋牌app 梦幻西游摆摊打造赚钱不 广东好彩1125 金满贯彩票游戏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江西 五子棋在线玩免费